多样教官-辽宁工业大学

多样教官
2017-11-10  

严厉古板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。初次见面刘教官一直板着脸,没有丝毫笑容,有的只是紧皱的眉头,严厉的表情和近乎嘶喊的话语。在简单地介绍过军训项目后,便急匆匆地开启了军训模式。我在心里喃喃抱怨:教官真是太严厉啦。但我不敢有丝毫懈怠,生怕哪一个动作不标准会受到教官的训斥。

训练几天后,我感觉到刘教官只是不善言谈,并非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。训练休息期间,他独自走到人少的地方,默默坐到台阶上,喝口水,陷入了深深的沉思。我走过去,坐到旁边,问道:“刘教官,你是哪里人呀?”听到有人跟他讲话,他先是有些吃惊的一愣,抬起头看看我,又望向远方然后答道:“我老家是安徽的。”说起自己的家乡,刚刚还一脸严肃的他露出了笑容,黝黑的脸庞在阳光的映射下泛出健康的光泽,眼角生出了一条条皱纹,眼睛眯成一条缝,顿时生出几分可爱,他发自内心的笑是那样自然而真切,像一个懵懂无知、不谙世事的孩童。提到家乡,他的话多起来。“阜阳很美,特产……儿子今年八岁了,每年回家的次数不多,回到家都不适应啦……”从家乡,一直说到自己的小家庭,他滔滔不绝,好像在给我讲述一个故事,好像又忘记了我的存在,他走进了自己的小小世界里,在悄悄流逝不留痕迹的岁月长河边,捡拾起温馨而又美好的时光碎片,细细品味,静静思索,幸福的心情溢于言表,他的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甜,甜得柔和了语气,甜得红了眼圈。我真的没有想到,这位铁血真汉子在他严厉冷酷、坚不可摧的外表下,还有如此柔情的一面。为人子,为人夫,为人父,他对至亲之人的温情,像人间的四月天一样温暖美好,只是在繁忙严格的军营生活中,他把这份深情默默地埋在心底,更不会轻易去触动心底这份最柔软的弦。

他对工作非常认真,玩心大的我们总是在一遍又一遍的训练后没有什么长进,与他的要求更是相差甚远。眼看会操大会一天天临近,唯有加班加点的训练。为了让训练效果更好,他顾不上自己休息,让方队一列一列踢正步,他就一列一列喊口号,我们走完这一遍,他要重复喊十几遍,他嘶哑了嗓子,但口号声没有减弱半分。我看到,他的胸腔带动整个身体在震动,每一声口号他都汇聚全身力量去喊,刘教官就是这样一个精于工作,追求完美,而不懂得体恤自己的人。

为期十天的军训转眼进入尾声,虽然彼此都不言说,但我们知道分别即在眼前。刘教官也很不舍,他想尽量多得向我们传授些人生经验,使年少的我们在未来漫漫人生长路上多一分依靠,多一个解决问题的方向、思路,少一些曲折与坎坷。他有一句话我记得格外清楚:人要有集体荣誉感和责任感,不然这个人的一生真的没有什么意义。很朴素的一句话,没有华丽词藻的修饰,没有富丽堂皇的渲染,就如刘教官的人格与品性,但却引人深思,又让人发自内心的深深敬佩。(焊接171 李克)

关闭窗口

 

校报编辑部地址 :辽宁工业大学3号教学楼313房间
电话:0416-4198654/4199778 E-mail:lgxbxx@163.com
版权所有©辽宁工业大学